我叫做威信,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在人浮于事的社会要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实在不容易,我已经待业了整年,一直赋闲在家,因为身上没钱,所以上网是唯一娱乐,色情网站是我每天浏览的好地方,看得我心痒痒时,就拿起枕头来打枪,夏目….松岛….乙音…..美女相伴左右.在视屏里的松岛骑着男优,扼住左一条又一条,又吸又吮,齐来玩4P.传来销魂的呻吟声:呀!…….呀!………….闭上眼睛的我在陶醉,我在抽插我最心爱的名模揽枕,啊呀!……..性幻想令我兴奋起来,好像跟女优做爱一样.啊!我扼住两个大肉球来搓揉,我在抽插不停.爽!啊!………..我抽插得越来越兴奋的我,抽插越来越快,急速上脑的快感,就像如鱼得水.啊!………..射精!最舒服的时刻来临.祖母突然走进来,我急忙拉开绵被来遮掩.我责骂祖母说:[进来前又不敲门,太过份了.]祖母说:[你又打枪呀!伤身呀!正正经经去找个女朋友啦!]谁也不知晓,可是我身无分文那里去泡女.面红耳热的我只好大被盖头,真是羞愧呀!突然身上的绵被被拉开,赤裸下半身的我,即时掩护重要部位.祖母说:[你又弄脏了被套呀!…快起来!让我换床单被套,你看滑潺潺又黏着起来.]我尴尬地说:[祖母呀!]祖母说:[威信!你的身体那里我没见过,让开.]我自少就由祖母带大,爸爸是一个海员经常出外工作很少回来.而妈妈…………可能已经死了呀!因为祖母和爸爸从来都没有提起,过去我都追问过多次关于生母的事,可是没有答案,在我记忆中我是曾经食过母乳的,印象中妈妈是一个大乳牛.祖母在替我换床单时说:[威信!我帮你找了一份工作.你今晚早点睡,明天我带你去上班呀!]我对祖母说:[上班!是什么工作来的.]我一再追问工作是什么性质,那里找来的?究竟祖母是不清楚,还是隐瞒了什么?祖母只是说:[总之是一份好差事,不要再问.]第二天.祖母拉着我的手去上班,教养我的祖母要求之下,我不敢逆她的意思,可能这就是愚孝,心中无奈却要跟着她走.我们踏出升降机,来到询问处.祖母向询问处的小姐查询:[小姐!你好!郑威信今日第一天来上班.]询问处的小姐用古怪的眼光看着我,又忍笑又偷笑说:[郑生!请等等!]询问处的小姐就拿起电话听筒替我通传,之后就有一名女子从办公室出来.哗!乳牛呀!这个女子简直是黑沢爱翻版,胸前一样有那么大呀!黑沢爱说:[郑生!请跟我来.]我被安排坐在一个近窗的位置,而黑沢爱就请祖母入了总裁室.这里地方很大,我四处张望发觉清一色全部都是女性,一个雌性动物都不见,个个都笑咪咪望着我.不是呀!是耻笑我要家长带我来上班呀!还细声说大声笑…..真是掉睑呀!已经十多分钟了,祖母还未出来.我受不了呀!我要立即起来想离开,刚巧祖母从总裁室出来了,祖母向我挥手示意我坐下来,祖母身旁除了黑沢爱之外,还有另一名女人.哗!这个女子比黑沢爱的胸脯还要大:女优麻美呀!不过是中年版麻美.看来麻美对祖母非常敬畏,一直扶持着祖母走路.祖母高声说:[威信!你乖乖呀!听从…..呀!……是张太的吩咐呀!凡事要用心知道吗?]黑沢爱在祖母背后掩嘴在笑.真掉脸呀!……….我在祖母心目中永远都是个小孩子.祖母又高声说:[威信!我走啦!不用送!乖乖!]我立即坐下来将头藏在文件埋里.当场出丑!…………麻美一直扶持着祖母送到出门外,究竟麻美跟祖母有何关系?麻美送走了祖母之后就返回总裁室.麻美是公司的总裁.黑沢爱来到我面前,一手拉着我领带,拖着我入总裁室.黑沢爱说:[我带了他来了!没事的话,我先出去.]麻美说:[妹妹!出去之后请帮忙把门上锁.]原来黑沢爱是中年版麻美的妹妹,怪不得都有大胸脯,原来是同一个母牛出来的.麻美说:[B仔呀!你想到那个部门做事呀!]我呆滞起来,为何她会知道我的乳名叫B仔,祖母早已经改口叫我做威信,我在打量这个女人,身材很好,皮肤光滑.样子比较成熟.为何会知道我的乳名?麻美又说:[B仔呀!……….威信…你想到那个部门做事呀!]相信她已经察觉我的面露不快,这样唿叫我做B仔实在令我难堪,所以她改口叫我做威信.我摇头又摊手,我根本就不知张太的公司做什么生意,祖母又没有说清楚.麻美说:[啊!不打紧!慢慢学!]麻美牵着我的手臂拉着我坐下来,要我坐在她的身旁,她将我搂抱入怀,突然其来令我操手不及,失去平衡向下游,我的脸颊枕在她的胸部上,可是麻美没有反对,我便维持这个姿势,软绵绵的感觉,令我双眼都反起来.啊!多舒服啊!我深深吸一口气,充满乳香.这个姿势我都不知维持了多久,涎液从口角流出来.啐!我将涎液强吞下去,不以为然说了一句,”奶奶”.麻美的反应很大,她抱起我的头,用羞愧的眼神望着我,口唇抖动,眉头皱起,泪眼红红.麻美说:[B仔!你想要食奶奶呀!]话都没说完,她已经解开纽扣,胸罩里的肉球涌出来,她掏出乳房送到我嘴边.有大乳房免费送到嘴边不吮就是傻人!我便乳来张口,啐!……虽然我不明白为何麻美会自愿给我来吮乳晕,吃得就不要浪费.我偷看麻美…发觉麻美含情默默,扬溢温馨的微笑.我见她没有反对,我便用手扼住两个大乳房来慢慢品嚐.哗!..大大…吮下左又吮下右,又搓揉再搓揉.麻美说:[B仔!乖乖!]我已经是二十出头还要我来乖乖,今日的女人真是莫名其妙.没关系!反正你大方时我不介意.我现在才真正感受得到搓揉巨胸是如此有趣,不需要再跟AV女优来幻想,真实的快感爆发出来.正当我如痴如醉的时候,突然传来敲门声.麻美说:[B仔!乖乖!]麻美就将乳房收起来,整理好衣衫,我也抹抹我沾湿的嘴唇,之后麻美就将房门打开.黑沢爱说:[姐!李老板已经在会议室等候你来开会.]麻美说:[B仔!你跟小姨办事,我开完会之后再来找你.]奇怪!那里跑来小姨呀!啊!可能麻美是妈妈的友好姊妹,认为她是我的大姨,而黑沢爱是麻美的妹妹,即是小姨啦!之后麻美就去了开会了.可是当麻美离开之后,黑沢爱就把门关上,黑沢爱突然将我推跌在椅子上,粗鲁地将一条腿踏在椅子的扶手杷上,在黑色短裙里的橙色内裤都露出来,又一手叉在我的颈项上.黑沢爱用质问的态度对我说:[你来这里想干什么?]我摇头又摊手,刚才已经跟麻美表态,我都不清楚来做什么?黑沢爱又说:[坦白从宽,你究竟有何居心?]这里的女人越来越奇怪!堂堂男子汉那会被你吓怕?我竖起右手的中指来,45度角向上插过去,刚好插在她的露底的中间.黑沢爱即时后退叫起来:[喔!……你……….]黑沢爱马上缩回那条霸道的长腿,双手掩着下体.我再竖起左手的中指,左右两指齐出,在她胸前激突的乳头上按压.黑沢爱即时掩胸姣叫起来:[喔!……你……….]我指着黑沢爱大骂:[我最讨厌就是你这种女人,自以为是…………….]刚才装凶作势的黑沢爱,我完全不惧怕!怕什么?麻美都主动投怀送抱,还自动送上乳房给我,何况是她的妹妹.我叫嚷:[谁叫露底?还要穿乞我讨厌的橙色.]黑沢爱被我吓到缩起来,抱着头蹲在地上.我继续责骂:[谁教你不带胸罩呀?]黑沢爱苦着脸说:[我有带胸罩呀!不过是没有乳杯那种.]我又说:[起来!给我看过.]黑沢爱闪闪缩缩,结果又乖乖站到我面前,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所以半推半就只会发生在女人身上.我又说:[我刚才有没有弄痛…你呀!]苦着脸的黑沢爱轻轻说:[没有!]我又说:[什么?插得你不舒服吗?]黑沢爱即时改口说:[不痛….不痛…好舒服呀!]女人真是不骂不知错的,我已经伸手替她解纽扣,半推半就让我掏出黑沢爱的乳房来,我轻轻的搓揉,又吸吮她的乳晕.黑沢爱慢慢闭上眼睛来享受我的吸吮.这个淫娃,我刚才一定是插中了她的淫穴,一触即发:发姣,就像孙悟空的金刚棒打妖精一样,一棒打下去,就原形毕露.今日不知行了什么好运?第一天上班就有两头乳牛任我为所欲为.眯眼的黑沢爱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.]我一边在搓揉黑沢爱的乳房,又一边在想如果我上了黑沢爱,再上麻美!哈哈!经理都有得我去当.眯眼的黑沢爱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.我要呀!]我起来对黑沢爱说:[是不是要呀!]黑沢爱即时跪下来替我脱裤子,掏出我的阳具来.目定口呆的黑沢爱停了下来,当然没有这样大的尺码,怎会胆敢棒打妖精.我对黑沢爱说:[你未见过大场面呀!用心去含燃,不准四处张望.]黑沢爱就乖乖替我含燃,又吸又吮.啊!………..爽…………这个淫娃,一边替我舔龟头,一边在自挖自己的小穴.啊!………..爽…………弄得我都慾火焚身了.黑沢爱转身伏在地上,翘起臀部对着我,露出湿漉漉的穴道.摇摆不定的屁股在我眼前,多诱人的姿势,在我多年看AV的功力,那会这么容易被女人牵动我的情绪而失控.功力深厚的我,动也不动心,喜恕慾念不留半点脸色.黑沢爱叫春起来:[喔!……….喵喵……………]我的阳具高高挂,仍不作反应.黑沢爱再次叫春起来:[喔!……….喵喵……………]黑沢爱在我脚下爬来爬去,昂首的我将我的右脚威武地踏在椅子上.黑沢爱再次来舔我的阳具,又扼住自己的乳房夹着我的阳具在操,不时在叫春:喵喵喵!黑沢爱再次转身,双手按着书桌,用她已经湿透的小穴擦拭我的阳具.黑沢爱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.我要呀!]我大力拍打她的屁股,拍拍拍!我叫嚷:[想做爱呀!哈哈!奉我做主人啦!]黑沢爱急不及待高叫:[主人!主人!我要呀!………..]哈哈哈!好!让主人教训你.我便顺势将我粗壮的阳具插入她的小穴里.黑沢爱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.主人!劲呀!…………..喔!……….]黑沢爱主动地吞吐我的阳具,我没有动作让她自己来.黑沢爱在叫喊:[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]好!让我来做驯兽师.我拉扯着她的裙头借力,抽插再抽插.又一手扼住她的乳房在搓揉.黑沢爱继续叫喊:[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]我要她用手搂抱着自己的右脚,让小穴张开来方便我加速抽插.黑沢爱疯叫起来:[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主人!劲呀!……..]哈哈!你这头妖精终于知道孙悟空的金刚棒的厉害.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主人!…….好劲呀!……..这个姿态玩了太久了有点厌倦,我拍打黑沢爱的屁股,拔出阳具来,转身坐在长椅上,黑沢爱即时爬上来,用小穴勐擦我的龟头,还想用小穴吞咽我的阳具,我紧紧搂抱着她的腰来阻止.黑沢爱疯叫起来:[喔!……..!.主人!我要呀!]我质问说:[究竟你跟祖母有何关系?]黑沢爱疯叫起来:[喔!……..!无!我要呀!]我高声说:[无!]黑沢爱说:[跟我没关系,跟你的妈妈有关系.]我呆一呆说:[我的妈妈!]黑沢爱候我不留神,偷偷套入我的阳具,还在晃动身体起来,吞吐我的阳具.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主人!…….好劲呀!……..呀!麻美是我的妈妈!有可能!刚才我无意中说了一句”奶奶”,她马上给我来哺乳,一定是她感到心中有亏,想补偿给我所欠的母爱.而她的妹妹黑沢爱一定认为我来讨债.哈哈!抛夫弃子又改嫁.好!就让我来教训不俏的人母.黑沢爱继续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]好极!我先来教训妖精小姨,要这个淫娃弄到慾仙慾死.我抓住她的大乳房又搓又吮.喔!…….喔!…….喔!…….黑沢爱已经被我的巨根弄得高潮接高潮,疯了一样摆动身体,在吞吐我的巨根.我将她放下来,半跪的我继续抽插,我扼住她的乳房搓揉,又弹动她的乳晕,我加速勐插.喔!…….喔!…….喔!…….疯狂的黑沢爱又咬唇又吮手指.这里始终是公司,都是快快完事吧了!留下次再玩,我继续集中精神勐插.喔!…….喔!…….喔!…….已经疯了!我继续抽插再抽插.呀!…精液!我就射在她的胸脯上.我跟黑沢爱说:[以后没有其他人的时候,我是主人你是仆,在其他人面前你就是我的上司,知道吗?记得不要将我和张太的关系告诉别人.]黑沢爱仍在缠扰着我.我又说:[让开……….你快快回复正常.]黑沢爱马上跳起来,弄好衣衫,整理仪容.黑沢爱变得严肃起来说:[郑生!请跟我来.]我便跟随黑沢爱出去,回到自己的坐位.突然黑沢爱大叫:[琪琪呀!]一个貌似吉沢明歩急急跑来.黑沢爱责难说:[死了!跑那里去呀!]吉沢明歩羞愧得垂下头来,不敢说话,黑沢爱叉着腰狂骂,吉沢明歩已经泪眼湿湿了.黑沢爱又说:[拿过去半年的销售纪录过来,给新同事看.]我插嘴说:[有劳!琪琪!………………呀!你的样子很漂亮.]眼匡里湿湿的吉沢明歩,对着我眯眯笑,擦擦眼睛转身跑去拿文件.数分钟后,吉沢明歩抱住数个大文件夹送到我面前.吉沢明歩说:[郑生!如果你有不明白,可以来找我,我就坐在那边.].我又说:[啊!我明白!先谢过你的帮忙,叫我做威信吧!]吉沢明歩又再对着我眯眯笑,思想上我已经将她的衣服脱光.吉沢明歩转身想离去,我轻轻拉着她的手.我又说:[琪琪!你真的很漂亮.]思想上我已经插进了她的小穴里.吉沢明歩再来眯眯笑说:[威信!你很帅呀!呵!]吉沢明歩怕怕羞羞走开了.送走了美人之后,我细阅文件.哗然!堂堂大男人要我去推销胸围内裤,文件里所销售的全是女人的内衣裤.这次祖母真是大捉弄,要我来出丑.可是我真的不敢逆祖母的意思,祖母实在是我的死穴,自问天不怕地不怕的我,偏偏最怕祖母来烦我,加上我又不想跟她吵闹.哎呀!我相信以后一定被同学取笑我卖内裤.呀!………….可能我想多了!其实这里的工作环境不错.除了黑沢爱和麻美之外,刚才的美女吉沢明歩又正!你看那边还有初音等…….真是美女如云涌,点滴在乳头,我怎可能舍弃这个森林,卖内裤就卖内裤啦!胸罩高高挂,我不畏惧快来胸涌我吧!不经不觉又到六时了,麻美还未开完会,其他同事陆续离开.我走过黑沢爱的房外,发觉她和吉沢明歩在埋头苦干,算吧!反正已经饱食.公司又没有男同事可以约去bar饮酒作乐,都是返家喝祖母例汤吧了!回家大门打开,哗然!为何摆满了纸皮箱?我叫嚷:[祖母!你在那里?]祖母说:[威信!你回来了,今晚没有煮饭,你去叫外卖啦!]我又说:[祖母!我们要搬家吗?]祖母说:[威信!你已经长大啦!可以独立生活了,不需要祖母来照顾了.]我睁眼来说:[呀!…….祖母你不是有绝证呀?不要吓坏我呀!]祖母说:[不是!祖母要结婚呀!]我又说:[祖母!你答应了Uncle汤呀!]祖母笑眯眯说:[我已经背起你…这个包袱二十年,你的爷爷又早去了,而你的老爸又不知所纵,又好赌又好色,如果不是我来带大你,你早已经做了孤儿仔.]我又说:[祖母!我知你疼爱我.]我轻轻吻祖母的面额.我又说:[你打算何时搬迁呀!]祖母说:[越快越好!]我又说:[你恨嫁啦!]祖母又说:[快来帮忙啦!]我又说:[祖母!等等…………….这些DVD好像是我的最爱,你要带走吗?]祖母又说:[我帮你收拾好,你搬走时就方便得多啦!]我叫喊:[祖母!你赶我走!]祖母姣姣笑说:[Uncle汤想过二人世界…有第三个人在此不方便呀!我已经跟张太商量好,安排公司宿舍给你住.]我想揭穿我和张太的关系,可是现在祖母得意洋洋的样子,都是不提也吧!反正祖母又不想让我知道,她才命我将妈妈称唿为张太.过了数天.我就搬家到妈妈麻美安排的宿舍,这套房有80多平方,装潢不错,设备齐全.黑沢爱说:[这里水电煤全由公司付,你可以安心住,你还有什么需要呀?]我对黑沢爱说:[没有啦!我想知为何麻美这几天在公司都不见她的出现.]黑沢爱说:[那个麻美呀!]我一时口快快叫妈妈做麻美.我改口说:[我想问张太那里去.]黑沢爱说:[她去了南部公干,今晚才回来.你真的没有其他需要吗?]黑沢爱开始发姣了,又搓胸又咬手指.黑沢爱说:[主人!我来贺你的新居入伙.呀!…….]黑沢爱即时脱去外衣来,身穿性感内衣,扼住自己的乳房勐搓.黑沢爱姣姣叫春:[主人!喵!……….]上次在公司未能尽兴,这里是自己的地方可以玩到天昏地暗.我坐下来让黑沢爱表演自慰给我欣赏.黑沢爱搓揉自己的乳房又吮自己的乳晕,双手慢慢向下抚摸,又伸手擦下撩下自己姣穴,再来过自挖小穴,挖完小穴吮手指.黑沢爱姣姣地叫:[喔!…………]又转身伏在地上,在我面前晃动着屁股,在T-BACK隙缝露出厚厚的阴唇,我用手拨开T-BACK的带,将手指轻轻的插入去,挖掘已经湿透的小穴.黑沢爱姣姣地叫:[喔!…………]我的手指加快抽插,大量淫水涌出来.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主人!…….我要呀!……..我拍打她的屁股示意她入房行房,我拖着她的颈项走望房间,我像大爷一样躺在床上,要女仆来侍候.黑沢爱已经将我的阳具掏出来含吮,由下而上来舔,又由上而下来舔.噢!不错的口技.我的阳具已经竖立强悍起来,黑沢爱用小穴来擦拭我的龟头,我已经对准小穴,狠狠插入去.换来黑沢爱的唿叫:[喔!………………]我轻轻向上推插,黑沢爱向上逃跑,我扼住她的小蛮腰,拉动她来吞吐我的阳具.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主人!…….劲呀!……..在我们慾火焚身之际,听到门外传来人声.是麻美妈妈唿唤着B仔.黑沢爱惊恐跳起来,惊慌失措的动作大乱.我抱着黑沢爱说:[冷静!我去打发她离开,你在这里等我.]我赤裸上身,把阳具收起来,走出大厅,见到麻美妈妈拖着行李.我望着麻美手上的门匙说:[张太!晚了!为何你会来到这里?]麻美说:[我不放心,所以我来看看你还有什么需要?]我又说:[我好满意没有其他需要啦!]麻美又说:[来坐在我身旁,我想跟你谈谈.]我被麻美的巨乳吸引着,我一直盯着,可能我还在慾火焚身中,思想上我已经抓着麻美的巨乳来搓揉,.我坐在麻美的身旁,麻美替我拿起我坐着的衣服,让我坐得舒适一点.麻美发觉是一条连身裙(是黑沢爱的),我即时抢过来顺手抛掉椅背后,情急生智,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.我对麻美说:[奶奶.]麻美即时露出一副慈母的样子,大方地将乳房掏出来.我躺在她的膝盖上,慢慢品嚐美乳,我扼住一双无敌大乳房勐吮,搓揉再搓揉,满口乳香的我陶醉着,吮出了母爱.越搓越高兴真多瘾!美味无极限,只要你有了大乳牛的母亲.突然裸露的黑沢爱从房间跑出来,可能黑沢爱见到我在嚐乳,既然姐姐都大方让我来抓乳房,她都不需要再躲起来了.麻美说:[妹妹!你………….]眼前裸着身体的妹妹急不及待扯掉我的裤子,掏出我的阳具来吮,麻美欲起来,可是被我抓住不肯放.我叫嚷:[妈妈!是你欠了我的.]我唿唤一句”妈妈”,麻美的身体就被我弄到软下来.而黑沢爱如狼似虎在勐吮我的龟头.麻美再没有反抗让我继续享受妈妈的乳房.我用舌头轻弹麻美的乳晕,看着她的眼睛慢慢闭上来,眉头也皱起来,继而闷哼.看来我的吸吮大法已经发挥威力,顽乳都要向我点头.此时黑沢爱毫不客气就将我的巨根塞入自己的小穴,还兴奋地跃动身体.黑沢爱呻吟地叫:[喔!……..!.喔!………..]我发觉麻美都兴奋呻吟起来:[喔!……..!.喔!…..]我将黑沢爱推开,让麻美躺下来,我抽起她的裙子,除除脱去她的内裤,轻嚐她的小穴.半推半就的麻美呻吟不绝,痴缠的黑沢爱探头来吸吮我的阳具,我又将黑沢爱推开.我叫嚷:[让我来教训你这个抛夫弃子又改嫁的不俏的人母啦!]被我遗弃的黑沢爱闷哼起来说:[怎可以这样说自己的母亲呀!]麻美疯叫起来:[呀!…………….]那个女人可以敌得过我的金刚棒,我的一插就令麻美马上疯叫起来.我叫嚷:[妈妈!是你欠了我的,我要好好教训你.]麻美疯叫起来:[呀!…………..是我的错………呀!….]黑沢爱又说:[是你的爸爸弄大了姐姐的肚皮就一走了之,幸好有姐夫的出现,你的妈妈才可以重新振作呀!]麻美疯叫起来:[呀!…………..是我的错………我不应留下你跑去嫁别人…….呀!….]即使麻美不是抛夫,但是仍有弃子之罪,真是枉为人母.我加强插入,深深的插到尽头,继续抽插又抓住麻美的乳房来搓揉.我叫嚷:[无论如何都是妈妈的错,令我孤独成长,没有父母的一点爱,要我做双失儿童.]姣姣黑沢爱扼住自己的乳房送到我的嘴里,乳来我便张口.黑沢爱叫嚷:[喔!……..喔!……..我都有错!用你的金刚棒来教训吧!]黑沢爱和麻美一人一句在呻吟叫喊”是我的错”,争相向我认错.我大口吮着黑沢爱的乳晕.黑沢爱在叫喔……………我用力抽插麻美的小穴,麻美在叫喔……………来大合唱.突然门铃响起,大家都互相对望,是不是我们的声浪太大,夜深被人投诉.我便拔出阳具来,走到大门前从防盗眼望出去,原来吉沢明歩来找我,我立即赶她们入房间躲避.我开门给吉沢明歩,请她进来!吉沢明歩盯着我的下体,我才醒觉自己是全裸,我即时用手掩护.我对吉沢明歩说:[抱歉!我赶紧来开门,忘了穿裤子.真是丑!]吉沢明歩笑眯眯说:[不是!我觉得你下面跟你一样满帅呀!]既然吉沢明歩都这样说,我就大方放开掩护的手.吉沢明歩张开大口又瞪眼,目定口呆地指着我的阳具哑口无言.难怪的那有女人可以敌得过我的金刚棒,吓傻了的吉沢明歩足足呆滞了数十秒.我问吉沢明歩说:[已经半夜了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呀!]吉沢明歩慢慢才苏醒过来说:[我知道你新居入伙,看看你有什么需要?]为何今晚每个女人都来问我的需要?看来是她们需要的比较我还要多.我爽快地说:[没有!但我看你有需要才来找我.]吉沢明歩怕羞地咬住下唇.我粗声粗气叫嚷:[快快讲出来,看看我可不可帮到你.]姣姣的吉沢明歩拉下自己的短裤露出浓密的阴毛说:[帅哥!我这里有点痒痒的.]我都知吉沢明歩一定是排卵期到发姣.如果不是那会三更半夜来找我.想我来帮你骚痒,女人真是狡猾呀!可是….哈哈哈!我对姣姣的吉沢明歩说:[碰巧!我这里都很痒呀!]我摇动我的国旗,眼见吉沢明歩狂吞噬涎液,那敌得过我的金刚棒.如我所料吉沢明歩已经扑过来含住我的金刚棒狂吮.定”都没有我这么”定”,定海神针金刚棒在此.哈哈哈!天下美女都要拜在我的跨下.此时我发觉妈妈麻美和小姨黑沢爱从房间探头出来,幸好吉沢明歩背着她们没有发觉.我以凶神恶杀的面容对俐着她们,双手挥动要她们躲起来勿坏我的大事.黑沢爱伸伸她的舌头就将头缩回去,而妈妈麻美就眯眯笑向我竖起大拇指来,之后轻轻把门关上.哗!吉沢明歩真是饿得很厉害,垂涎三尺,但吮得我都多舒服.我对吉沢明歩说:[你是不是痒得很辛苦,让我来帮你骚痒.]我让她躺下来,轻轻将她的双脚分开,拉开她掩穴的手,伸出舌头来替她骚痒.吉沢明歩眯眼叫嚷:[喔!帅哥!我要呀!]哗!吉沢明歩越看越觉得她漂亮真迷人,跟美人做爱真是另有一番滋味.喔!…….喔!…….喔!…….销魂夺魄的呻吟声,令我的金刚棒都竖起来.多美丽的嫩穴,吉沢明歩真是由头到小穴都是那么漂亮的.啐!…………喔!…….喔!…….喔!…….销魂夺魄的呻吟声叫过不停.呀!…………………..吉沢明歩大叫起来,又一个小妖精收复在我的金刚棒下,哈哈哈!我插再插.吉沢明歩眯眼在呻吟:[呀!…….呀!…….呀!…….]我抱住她的双脚拼命抽插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帅哥!…..你….好劲呀!搓着自己乳房的吉沢明歩在喊叫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我拉着她的手起来,让她来坐我上面,我扼住她的乳房来吮,晃动的身体吞吐我的巨根.呀!…………………..吉沢明歩继续销魂大叫.在我的吸吮下加上我的巨根的出入她的嫩穴,眯眼的吉沢明歩已经将被我送上高潮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高潮令吉沢明歩叫得更夺命,更销魂,更夺魄.我让她转身来,伏下来徐徐插入,直捣她的深幽.用我的金刚棒将她的阴道狠狠地扩张.我扼着她的小蛮腰配合我的插入,将我的巨根完成藏入她的体内,换来声嘶力竭的呻吟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救命呀!……………金刚棒下的妖精无所遁形.我再将吉沢明歩反转躺下来,我们面对面来做爱,慢慢欣赏吉沢明歩的美貌,在我抽插下的吉沢明歩只能继续眯眼和皱眉在呻吟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我双手撑着我的身体进行最后冲刺,我加快频率,以最硬最强的力量在插她的嫩穴.呀!…….呀!……呀!…….疯癫了的吉沢明歩在狂叫,连房间里的女人都再次探头来偷窥.呀!最后我将金刚棒的精灵洒落吉沢明歩的身上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