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妹在隔壁



悦灵也感觉到我的肉棒已经挺进了一截了,知道自己死活躲不过去这一次,便干脆顺了我,她摸了摸我的后背,对我说道:「哥!你想要就来吧,老妹就在这呢。」



得到了妹妹的允许,我闷哼一声,用坚硬的肉棒顶开悦灵那紧窄的肉穴,一插到底。虽然已经是第二次插入了,可是悦灵阴道给我的感觉,仍然是那么美好。



一想到我今后可以在悦灵的身上尽情的发泄了,我的欲望就不可抑制的升腾了起来。



没有月光,也没有灯光,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看不到悦灵的表情,却可以感受到她的啜泣和陷在我肌肉内的指甲。这次没有足够的前戏,甚至只是用我的口水润滑了一下肉棒,而悦灵也只是有过一次破处的经验而已,想必此刻的性交对于她来说,还是会有些痛的吧。



可是,不知为何,此时的我,却只惦记着发泄兽欲,不愿意去多想妹妹的事情。我只把妹妹当成一个普通的女孩,一个供我发泄性欲的道具,在她的身上不停拱动着。



没有姿势的变换,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,我只是机械的重复着抽插,用最传统的动作获取着简单的快乐。悦灵也慢慢的度过了开始的疼痛,小穴中渐渐开始湿润,流出了淫水。



抽插了不到十分钟,也不知道妹妹有没有高潮,我自己一个不小心,没控制住欲望,开始顶着悦灵的子宫射精。由于已经是第二次射精,所以这次的精量和第一次比,相差很多。只射了大概四五股,肉棒就疲软了下来。



射完精之后,又是一阵疲劳和困倦袭来,我从妹妹身上翻下去,躺在一边。



我看到悦灵缓缓起身,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湿毛巾清理下体,然后又套上睡裙,小心的出屋,蹑手蹑脚的去了卫生间。还没等到悦灵回来,我就又一次进入了梦乡。



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又悠悠醒转,看到身边的妹妹,又是一阵心痒,于是,我又一次爬上了妹妹的身子。



这一次,我什么也没说,任凭悦灵拍打着我。悦灵说些什么,我全都没有听到,我只是简单的向她的身体倾泻着自己的欲望。



除了破处的一次之外,这一晚,我又和悦灵性交了四次。悦灵的初夜,就在这五次性交之后,迎来了终结。后面的四次,仅仅是我简单的发泄,基本上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发生的,没有顾忌任何其它事情,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把悦灵当做玩物了。最后的两次,甚至只有四五分钟就结束了,我起身拉开悦灵的大腿,就开始往里干,悦灵当时是什么状态,我完全不知道。



少女新鲜的初夜,感觉真的很好,只可惜苦了我的悦灵妹妹。

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经过一晚上的发泄,我的欲望已经消失殆尽,甚至连晨勃都没有了。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想起来,应该好好看看被我摧残后的悦灵。



我向身边望去,就在我身边,躺着我那可怜的小妹妹。悦灵还在呼呼的酣睡着,虽然睡得又香又甜,可是她脸上乱花花的泪痕,却在无情的诉说着她昨夜的辛苦。



我虽然控制好了破处的那一次,可是后来,在我疲劳之后,在我精神放松之后,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狂了。悦灵虽然说过她这一晚都是我的,任我糟蹋,可是作为哥哥,我毕竟还是没有控制好自己,她的心里,一定会很伤心吧。



为了自己的初夜,悦灵做了充分的准备,买了被单,还买了好多条毛巾,就是怕自己水多,弄湿床,搞到我睡觉不舒服。她又在破处之后,忍着疼痛和疲劳,为我收拾床铺,只为了我能睡好。就算我后来在她身上多次发泄性欲,她也只是默默忍受着,没有挣扎,也没有把我推开。这一切的一切,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女孩来说,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不易了,更何况,这个女孩,就是我那活泼可爱的亲生妹妹。所有的事情,她都为我做到了,她信守着自己的诺言,为了我的享受,献出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。



想到这里,我自己这几日心里怀有的罪恶感逐渐升温,忍不住在熟睡的悦灵耳边说道:「悦灵你知道吗,我是个禽兽呀,我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……」没想到,悦灵却答话了,虽然声音很小,可是却很清晰:「你是我哥,我是你妹,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。我只要知道这些,就足够了。」我的心头肉一阵颤动,忍不住将悦灵拥入怀中。这一次,没有了欲望,心里只有怜惜与疼爱。在我的意识里,昨晚用来发泄性欲的女孩肉体,终于恢复成了需要关心与保护的亲妹妹。



「悦灵,对不起,哥让你受委屈了。」我抚摸着怀中悦灵的头发。



悦灵明显已经醒了,可是却没有睁开眼。听到我说的话之后,她的眼角,出现了闪闪的泪光。



可是,这温情的场景,却被一个古怪的声音无情的打破了。从悦灵的肚子里,传来一声长长的「咕咕——」声。



悦灵虽然没睁眼,可是自己的脸却瞬间红了。



我笑着问:「啊呀,小妹子饿了啊!其实现在几点钟了啊。」悦灵终于睁开眼来,在床头摸出了手机。她的手机桌面,是我们兄妹俩在江边的那张合影,在合影旁边,写着一个硕大的时间:十一点整!我们竟然一口气睡到了中午,爸妈想必老早就出门给悦晴置办家用品去了。



我说道:「少吃一顿,昨晚体力消耗又那么大,难怪会饿啊。」悦灵支撑着坐了起来:「哥你等着,我去做点东西吃。」看着悦灵皱着眉头的样子,我就知道,她身上一定又酸又痛,经过昨夜这么一折腾,正常的女孩子都会受不了的,就算悦灵是体育妹子,体格稍微好点,今天也应该老老实实静养一天。



我一把拉住悦灵:「亲妹,你歇着吧,身上一定痛死了吧,别硬挺啊,你跟我撒撒娇!」



悦灵勉强笑了笑:「我是你妹,现在又兼任了你的老婆,我不照顾你,谁照顾你,我虽然笨,但是煮粥炒饭什么的还是会的。让我去做饭吧,这点痛,挺一下就过去了。」说着又勉强自己下床。可是,她坐在床边,腰却怎么也直不起来了,站也站不起。



我感觉悦灵的动作很怪异,胯间似乎非常不适,于是拉她过来,突然掀开被子,扒开了她的双腿。悦灵猝不及防,阴部被我看了个精光,吓得赶紧缩回被中。



我只看到了一眼,可是这一眼看到的情况,却让我的心像被揪住一样的疼。悦灵的下体,一片通红,阴唇一圈已经完全肿起来了,惨不忍睹。



我抱住悦灵:「你都这样了!还动什么动!哥真的是个畜生呀,把你害成这个样子!」



悦灵抱着我的头,摸着我的头发:「哎呀,哥呀,没事的啦,第一次做难免会有点难受啦。很快就好啦!」



我心疼的几乎要哭出来:「你下面都肿了,还装什么装!今天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!不许下床了。我做饭比你好吃,我去做吧!」悦灵又勉力挣扎了几下,可是身上实在没力,下面也确实疼的厉害。于是就由着我去做饭。我看了看厨房,有点剩粥,热一下就能吃。现在悦灵肚子饿,先简单做点东西给她吃饱,然后炖点东西给她补一补吧。



于是,我切了半根香肠,开了一袋榨菜,又炒了两个鸡蛋,连着热好的粥,端到了悦灵的房间里。



进房间时,我看到悦灵正端着水杯,吃下一小粒药片。我看了一眼药盒,就明白了,那是俗称事后丸的避孕药。一向大大咧咧的妹妹现在竟然这么细心,让我心里又是一阵感动。



我和妹妹不知道一起吃过多少顿饭了,可是这顿早餐,气氛却格外不同。我拿来了我屋子里的小床桌,就这样和妹妹一起在床上吃简单的早餐。原本精神满满的淘气妹妹,如今像个弱女子一样,动作慢慢的,拿东西时也小心翼翼的,怕弄脏了床。而我,则时不时的向悦灵的嘴里喂鸡蛋、榨菜和香肠。我和悦灵两人每吃几口,就傻逼逼的笑几声,活像一对刚圆房的新婚夫妇。



吃过早餐之后,我又扶着悦灵去了洗手间,把她的一切都打理好之后,又扶着她回到了床上,然后才下楼去买炖菜的材料,还带了一大堆悦灵爱吃的零食。



两个多小时后,悦灵喝到了我做的鸡汤。虽然我做的味道一般般,但是这至少是我能对我的亲妹做出的一点点补偿。



一整天的时间,就在吃吃喝喝中度过了,我一直在悦灵的房间陪着她,不离开半步。悦灵到了下午,吃饱喝足,又小睡了一会之后,也恢复了精神,又变回了平常那种嘻嘻哈哈的样子,可以下地走路了,甚至和我聊到了打篮球的技巧。



看到妹妹没事了,我的心情这才略有放松。



这是我和悦灵度过的最简单也是最温情的一天,彼此有了越轨的关系,有了肉体上的羁绊,感情的亲密程度比以前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。现在的我和悦灵,即是兄妹,又是情侣,还是夫妻,感觉比家人还要亲。



我和悦灵一整天都赖在一起,甚至都很少离开床。我们俩一起帮悦晴查了第二天的机票,和她约好了明日见面的时间和回家的时间。然后又处理掉了昨晚脏了的毛巾和被单。剩下的时间,全用来打情骂俏和上网。



一直到了晚上,在我和悦灵吃过晚餐之后,老爸和老妈终于回家了。



爸妈进门时,手里提着大包小裹,被子,枕套,水杯,有用的和没用的东西一大堆,还顺便给我和悦灵带了些东西。看着这一大堆东西,我心里不禁暗暗好笑,悦晴和悦灵这两个丫头,和老妈的审美眼光差得实在太远,这么一大堆东西,恐怕能用得上的,没有多少。真到要用的时候,还得悦灵和悦晴她们俩自己上街去买。不过,老妈的好意是不容否定的,不管用得上还是用不上,我和悦灵都千恩万谢的把东西接了下来,然后心里偷偷盘算着用什么办法处理掉。



这个晚上,老爸老妈一直很兴奋,在我隔壁的空房间里收拾着,又在走廊里走来走去,忙到很晚也没睡,加上悦灵前一晚已经被我折腾得很惨了,所以,我没有再去悦灵的房间。悦灵也知道我是想让她好好静养一晚,于是趁爸妈没注意,偷偷在我房里粘了我一会,便早早的回去睡了。



第二天,老妈很早就爬了起来,自己穿上了新衣服,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为迎接悦晴做好一切准备,见我起来了,还叮嘱我说:「等下去接悦晴,在机场高速路上别开太快,路上别乱转,接到就赶紧回家来!」我知道老妈急着见悦晴,便安慰她道:「妈你放心吧,只要飞机不晚点,保证把你干女儿准时给运回来。」



其实此时我心里最惦记的,还是悦灵,不知道她昨晚休息得怎么样。我见老妈忙着做早饭,老爸在看报纸,便站在走廊里悦灵的房门前,给悦灵发了信息:



「醒没?开门!」



等了几秒钟,妹妹的房门轻轻的打开了一条缝,穿着睡衣,头发乱蓬蓬的悦灵从门后探出头来,往两边看看,然后一把将我拖进屋里。



悦灵身体恢复能力之快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我本以为她应该躺在床上萎靡不振,起不来床,可是这个早上,她却格外的精神气爽,前一天的疼痛和疲劳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拉着悦灵,上下打量着:「悦灵,你休息好了?我其实可以自己去接悦晴的,反正她也没多少行李。你在家多休息一天吧。」悦灵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,满头乱蓬蓬的头发甩来甩去去,都抽到了自己的脸蛋上:「接晴姐回家这么大的事,你想不带我?」我回头反锁了门,一个深吻下去,手在悦灵的的乳房上搓了两下,又顺势摸下去,一直摸到悦灵的胯间,我隔着内裤轻轻触着她的小穴:「你这里还疼不?」悦灵甜甜的一笑,脸蛋贴了上来:「不疼了啊,你妹我哪有那么脆弱啊,我现在去抢篮板都没问题的。」



我摆弄着她的耳朵,舔着她的脸蛋:「还是觉得好对不起你,把你的初夜搞成那样,我当时也是迷迷糊糊的,不知是怎么了,一想起是你的第一晚,就忍不住想要你。」



悦灵拍着我的头:「好哥,别想那么多了哦,你能舒服,我也高兴的啊,你以后多疼我点就行啦。好老公!」



「诶?老公?」听到悦灵这样叫我,感觉好新鲜。



悦灵嘻嘻一笑:「嗯,老公,老哥加老公。嘿嘿嘿。」我心里暗暗品味着这个称呼,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女孩子叫我老公呢,没想到却是出自我亲妹妹之口。



悦灵见我不说话,以为我不高兴:「怎么啦?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啊?」我连忙摇摇头:「怎么会!亲妹叫我老公,我高兴都来不及呢。只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,我反应不过来呀,亲爱的。」



悦灵见我喊她亲爱的,乐得直蹦,拉着我的手,淘气的喊:「老公——老公——老公——老公——老公——老公——」



我连忙捂上了她的嘴:「你疯啦,当心让爸妈听到啊!你可别随便乱叫啊,如果叫习惯了,在家里当着爸妈和小晴的面也喊出来,看你有多难堪!」一听我这么说,悦灵立刻老实了,垂头丧气的说:「哎………注定一辈子要跟老公偷偷摸摸啦,命苦如黄莲呀。」



我见她沮丧起来,连忙抱住她:「就叫老哥不也不错的嘛,我和你做爱的时候,好喜欢叫你妹妹,感觉我们俩好亲,亲到骨髓里。」悦灵笑着点点头:「嗯,老哥,亲哥……」



厨房里传来了老妈的喊声:「两个小崽子,快过来吃早饭,吃完去接悦晴呀!」我抓着悦灵乱蓬蓬的头发说:「老妈喊吃饭了,你这个样子不被骂才怪!」悦灵吐了吐舌头,马上跳去镜子前,拿梳子整理头发。我看悦灵一时还忙不完,便先去饭桌上应付老妈。



在饭桌上,老妈一直唠唠叨叨说个不停,我和悦灵知道老妈就要见到悦晴了,她心里免不了要兴奋和紧张,只好勉强应付着,自己加快了吃饭的速度。我最后一口早饭还没咽下肚去,老妈就催促着我和悦灵快点出发去机场。悦灵还捧着饭碗夹菜,很不满的说道:「哎呀!妈!我这还没吃完呢!」老妈用指尖点了点悦灵的头:「吃吃吃!就知道吃!哪顿少了你吃,偏偏这顿不紧不慢的,等会悦晴下飞机没人接,可怎么办?」悦灵没办法,只好赶紧把碗里的饭扒进口中,和我匆匆上路了。



老妈做梦也不会想到,悦晴其实就住在离我们家不远的酒店里。我和悦灵很快到了酒店,悦晴已经穿好了那身白色连衣裙,坐在房间的床上等我们俩了。



悦灵的身体果然恢复得差不多了,一见到悦晴,马上跳着抱了上去,又喊又跳:「晴姐!晴姐,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啦!」



悦晴和悦灵贴着脸蛋:「好呀,灵妹,让你睡床里边。」看着这两姐妹好得蜜里调油,我的罪恶感又隐隐约约的出现了。这两个好妹子,我也许应该做个选择了吧。



悦晴见到我,眼神亮了一下,由于她怀里还抱着悦灵,所以不能和我太过亲热,只是偷偷的在悦灵身后和我牵了一下手。



「小晴,时间还早,我们去买个手提箱吧。」我看着悦晴身边的一个小背包说道:「只有个小背包,不像是搬过来住的样子呀。」悦晴点了点头,悦灵则大喊着:「要红色的要红色的!晴姐你如果没用就给我!」



悦晴拗不过悦灵,只好笑着连声说好。悦灵则抢着拿了悦晴的小背包,向电梯口跑去。在离开房间时,我和悦晴最后看了一眼屋内。悦晴最初出现在我们面前时穿的那套太妹装,整整齐齐的迭好,和那瓶没有喝完的白兰地一起,放在房间的桌上。



「不要了么?」我问道



悦晴淡淡的说道:「已经不需要了。」说完,慢慢关上了房门。



买完手提箱之后,我们三人又在外面转了一个多小时,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,我便载着两个妹妹往家驶去。一路上,悦灵和悦晴在后座上说个没完,悦灵一直在说晚上和晴姐一起睡的事,悦晴则不停的问些关于干爹干妈的事。两个妹子就像刚刚见面一样兴奋。



终于,我们来到了家门前。我特意让悦晴走在前面,示意她去按门铃。悦晴回头看着我和悦灵,犹豫不决。悦灵推了悦晴一把:「晴姐你去按门铃吧!老妈一直等你呢!」



悦晴点点头,多年未见的亲人,曾经和自己最亲密的长辈,此时就在门的那一边,究竟自己会见到什么样的情景?自己应该以什么表情,来面对自己久别重逢的干爹干妈?



悦晴的手颤抖着,重重的按下了门铃。



「叮铃铃——」的响声刚过,房内就传来了老妈紧张的脚步声,大门打开。



老妈和老爸就站在门口,他们和悦晴,在阔别了四年之后,终于见面了!



老妈看着门口,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,亭亭玉立的少女,站在我和悦灵兄妹前,身边还放着皮箱。再仔细看那少女的脸庞,和几年前并无太大变化,分明就是分别多年的干女儿悦晴。



本以为老妈会热情的把悦晴迎进屋里,没想到她竟然还没等说一句话,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。见到老妈这个样子,还是悦晴主动开了口:「干妈!干爹!



不孝干女儿来见你们了!」说完,她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

老妈一把抱住眼前的悦晴:「哎呀我的孩儿呀,这么多年可苦了你了,有难处怎么也不来找干妈呀!还记得我不啊?」



老妈身后的老爸也异常激动,眼眶红红的:「悦晴啊,你来的事,我已经和你爸打过招呼了,你安心住下吧。」



悦晴则只顾着抱着老妈哭,半句话也说不出来



我见大家都激动成这样,连忙劝说:「哎呀哎呀,爸!妈!你们就这么把悦晴堵在门口啊,先进屋再说啊!」



老妈连连点头:「是!是!悦晴,来进来看看家里。」说着紧紧拉着悦晴的手,进屋来到客厅,坐在沙发里。



我偷偷和悦灵说着:「你去,坐妈旁边,老妈容易激动,你适当劝劝她。」悦灵点了点头,乖乖坐到了老妈旁边。



老妈一直没放开悦晴的手,似乎一放开,悦晴就会飞走一样。她问悦晴坐的什么飞机,飞了多久,不太会撒谎的悦晴心里一慌,竟然答不上来。还是旁边的悦灵帮了忙,把老妈的问题一一对付了过去。



老妈紧接着又问了一大堆关于悦晴这几年生活的问题,有时候悦晴提到生活的困苦,老妈又忍不住流出几滴眼泪,搞的悦晴有点无所适从。幸亏一旁有悦灵,又是打岔又是扯皮,老妈难过的时候往往都是她把气氛重新炒热起来。



老妈一口一个干闺女,叫个不停,悦晴也是「干妈」喊个没完。一旁的老爸听了,插嘴道:「喂!你们娘俩,要我说,也别叫干女儿干妈什么的了,听起来像辣酱一样。悦晴,你既然住进来了,干脆就直接叫妈吧。」悦灵连忙接话:「好哇好哇!晴姐快叫,快叫,叫了就是我亲姐了!」老妈听到老爸这个提议,心里舒服得不得了,看着悦晴,眼神里充满了期待。



悦晴哭中带笑,哽咽着叫了一声:「妈!——」老妈忙不迭的答应了声:「哎——!」



悦灵也在一旁跟着凑热闹:「我也叫,我也叫啊,妈——!」逗得老妈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哈!你这小崽子跟着凑什么热闹啊!」老妈的身边,一边是悦灵,一边是悦晴,被两个女儿夹在中间,一个精灵般活泼,一个仙女般娴静,一个热情似火,一个温婉如玉。母女三人贴在一起,嘻嘻哈哈,又笑又闹,其乐融融。俗话说,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,在这一刻,老妈一定深深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母亲的幸福与快乐。



欢迎悦晴的这顿午后宴会,老妈做了十多道菜,大大小小的杯盘碟碗铺满了小饭厅的整张方桌。悦晴、悦灵和我按顺序坐在一边,悦晴对面坐着老妈,我和悦灵的对面坐着老爸。这顿饭,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,我陪兴致很高的老爸喝了几杯酒,悦晴则由于在戒酒中,滴酒未沾,只是和老妈随便聊着一些事情。悦灵这次放开肚皮来吃,几乎有大半个桌子的东西,都是被悦灵吃掉了。



到了深夜,一切都安静下来。我躺在自己房间,仰望着天花板。在我左边隔壁,住着亲妹妹悦灵,活泼可爱,犹如精灵。在我右边隔壁,住着堂妹悦晴,温婉可人,恰似仙子。



我听到悦灵的脚步声从她的房间跑到了悦晴的房间,然后右边隔壁就传来了两姐妹嬉笑打闹的声音。这一晚,悦灵一定会缠着悦晴一起睡的,而悦晴,想必也十分期待与自己堂妹的同眠之夜。她们俩人在我隔壁,这种感觉,和我小时候悦晴来借住时的感觉,一模一样。



我们家族的这一代兄妹,在今天,又一次住在了一起。我房间两边的隔壁,都住着妹妹,是和我从小长大的亲人。而我现在的心情,却异常的复杂。我爱着悦灵,也爱着悦晴,并一直对她们俩的另一方隐瞒着,而两个妹妹都全身心的爱着我。我对不起她们!只是因为我情欲上的放纵和选择时的由于,就给她们未来的关系埋下了定时炸弹。这种负罪感,成为了我最大的压力。



可是我也感到幸福,真的希望我们三兄妹可以永远这样生活下去,希望我可以作为哥哥和爱人,照顾她们一辈子。



负罪感,幸福,究竟哪种感觉多一些呢?



如果一定要我选一种的话,我想,应该是幸福吧。



因为……



妹在隔壁呀!



【第一部完】